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茶和天下频道 > 新闻 > 原创力量

10岁时“误入”杭州的韩国画家闵庚灿:就水而绘,看画里的中国茶山

2020-07-07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谢燕青

  二十多年前,远在韩国的国际艺术大师、韩籍画家、新浙派代表人物闵庚灿画下了一幅5米宽、2米高的巨幅画作——《茶山图》。这幅画是闵庚灿专门为纪念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创会而作,表达了他对茶文化的热爱和对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的深厚情谊。

  这是闵庚灿记忆中最大的茶山画作,也是他印象最深的一次茶画创作。当时,韩国还没有直飞中国杭州的航班,这幅《茶山图》先是被“空运”到上海,再从上海“火车托运”到杭州。画作太大,汽车放不下,闵庚灿的儿子闵威租了一辆三轮车,一直把画作从火车站送到了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的大厅。

  国际艺术大师、韩籍画家、新浙派代表人物闵庚灿

  闵庚灿是韩国人,又是中国人,是一位久负盛名的国际级绘画大师。闵庚灿的艺术人生就像是他的作画风格:摊开一张纸后,墨水一泼,潇洒中能控制墨,又能拉回墨。闵庚灿的画“不按规矩里有着无穷的变化”,率性而为中,他创造了一系列的全新技法表现和艺术语言。

  在不断变化的鲜活的环境中,闵庚灿一直在寻求创新,试图“开创新的东西”,即使他已经86岁了。

  奇妙出走 以画名

  闵庚灿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交流之中偶尔会冒出几句地道的杭州方言。如果不了解他的生平,很难想象他是一位韩籍新浙派代表人物。韩籍、新浙派,把这两者联系在一起的机缘还要从一段特殊的跨国经历说起。

  闵庚灿出生在韩国贵族世家,十岁时在美国军舰上的一次玩耍,意外让他从韩国来到中国,改变了他的一生。舰队上的一位美国海军成了闵庚灿的绘画启蒙老师。“这位大兵很喜欢雕刻,没事的时候就在一旁雕刻,他有很多美术方面的书籍,我经常拿着看。”闵庚灿回忆,“那个时候对这些绘画并不感兴趣,看的时候也是似懂非懂。”

  但这段经历,却在他年幼的心里播下了绘画的懵懂种子。舰队停靠上海时,舰队少尉把他交给在中国的一个美国牧师。后来,美国牧师又把他托付给自己的学生,一个杭州教会长老。闵庚灿就这样在杭州“扎”了根。

  教会学校有个女教师,是著名画家周昌谷的姐姐。闵庚灿是她的学生,因此认识了周昌谷。当时,周昌谷还是中央美院华东分院国画系的学生。因着这层关系,闵庚灿经常“跑美院,泡在美术堆里”,并在周昌谷的影响下,开始走上规范的习画之路,并有幸接触到林风眠、黄宾虹、潘天寿等艺术大师,和于长拱、全山石、肖峰等著名画家成了好朋友。“流浪的野孩子”闵庚灿在中国老师的教导下,绘画艺术有了常人不曾有的收获。

  闵庚灿先生作品

  因国籍身份受限未被美院录取后,21岁的闵庚灿成了浙江话剧团的舞美。参加工作后,闵庚灿常常是白天工作,晚上绘画。没有纸,他就到造纸厂去拣边角料回家画画,甚至在过滤纸上练笔。晚上宿舍没电,他就跑到剧场天幕下画,因为舞台上最后一道天幕始终亮的。空闲的时候,闵庚灿爱琢磨,毛笔头创新,做一些实用的小发明,笑称自己是“美术发明家”。

  闵庚灿善于根据自己的某种认识和情感,对视觉的自然体系进行必要分析、提取,组合和抽象,进而转换成自己的视觉艺术体系,创造了自己的艺术律动规律。

  在20世纪80年代,闵庚灿成为了杭州画坛凤毛麟角、出类拔萃的青年画家。他可以画山水花卉等多种题材,尤爱松树和梅花,并得周昌谷真传。他的画作尺幅之大,少有人与其比肩。闵庚灿迎来了他艺术上辉煌灿烂的岁月。

  闵庚灿先生作品

  此后,闵庚灿寻回亲人,回到韩国。在韩国的日子里,闵庚灿一面孜孜不倦地创作,一面开办中国画培训班,致力于中韩文化的双向交流,担当中韩友谊的使者。但在2007年底,闵庚灿毅然决定返回中国,再次来到第二故乡杭州,他说,余生要在中国报恩。

  博采众长 因茶乐

  多年的绘画实践中,闵庚灿综合中西方技法,进行了一种全新探索,并在传统的中国画及西方色彩和韩式审美的基础之上,开发出了独特的“闵氏用色法”。

  豪情的闵庚灿喜欢当众作画,很多人也喜欢看他画画。闵庚灿作画时,摊开一张纸后,开始喷水,根据水的形状构思画作,所以他的每张作品的差距都很大,无人知晓他到底会从上面、中间、下面的哪个位置开始创作,创作力之丰富,令人常常惊叹“跟不上”。

  闵庚灿先生作品·《云山积翠》

  一次在北京参加活动时,闵庚灿当场作画,一开始没什么人看,他心里不甘心了,暗自和自己较劲。没想到,画着画着发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被他作画的状态和画作吸引。

  闵庚灿好色彩,他的色彩,斑斓绚丽,因为有深厚的笔墨功夫,所以表达色彩的时候,丰富、有层次;肯定,有底气。著名书法家、文化学者陆一飞说,闵老的用色、用笔是中国画,但色彩调和的感觉,已经突破了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的色彩表达。我相信,韩国色彩的审美,一部分源于对古代中国的敬仰,另一部分是二战后美式文明的浸染。闵先生的色彩,显然更多的是韩式审美占了主导,却又迥异于纯粹西式色彩的运用,闵老的色彩,是他独创的东方审美范式。然而,这种东方审美,又包融了中国传统色彩和美式色彩的感觉。闵老的绘画世界里,审美的二极已经被他融会贯通,成了闵式用色法,明丽而高格。

  闵庚灿作品·《茶山秋色》

  闵庚灿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书画院副院长。作为书画院的创始人之一,闵庚灿随着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创会会长王家扬一起跑了不少茶山,选址办会地点。而他赠送给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的《茶山图》,就融合了小时候爬杭州宝石山、登狮峰山顶、看宁波福泉山景中融合的对茶山的理解,对茶和人关系的透视。

  “小的时候,经常一个星期要跑2、3趟灵隐,爬山、喝茶,望过去都是绿油油的一片。”闵庚灿说,“后来因为书画院,和茶有了更密切的关系,希望通过手中的画,为中国茶出些力。”闵庚灿爱画茶山的春夏秋冬,茶山里有他年幼时的深情回忆。

  不久后,杭州外桐坞村,由闵庚灿与国际潮流品牌INXX联合打造的闵庚灿艺术馆暨春天美术馆的茶室即将正式开放。这座国际茶文化艺术交流空间坐拥365°的茶山茶景,从每一个角度都能看到杭州的龙井茶园。闵庚灿希望通过搭建这样的一个平台,让茶能够多层次跨界交流。

  这一次,闵庚灿说还要再画一幅大型茶山画,表达中国茶随着时间变化传递的时代特性。

  (图片由闵庚灿艺术馆提供)

标签: 国际茶文化;画作;中国;韩国;代表人物;国际艺术大师;杭州;作画;作品 编辑: 谢燕青
相关阅读
微信订阅号

“178好茶”微信公众号

食罢一觉睡,起来闲聊茶

10岁时“误入”杭州的韩国画家闵庚灿:就水而绘,看画里的中国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