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茶事春秋 > 茶人

叶一苇:以诗心化春雨,用妙笔写茶歌

2019-01-16 16:51:16 来源:武邑县茶文化研究会 作者:祝凌平

timg (3).jpg

 茶人叶一苇

 叶一苇(1918——2013),字航之,号纵如,别署熟溪子,浙江武义人。中国当代著名书法篆刻家、理论家、诗人、学者。系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西泠印社理事、浙江省书法家协会顾问、浙江省诗词与楹联学会顾问。一生诗书印成就卓著,篆刻艺术及理论独树一帜,“孤琴自弹”,立一门户,享誉海内外。著作有《篆刻学》、《中国篆刻史》、《篆刻丛谈》、《叶一苇书诗画印作品集》、《寻找明招文化》、《诗心造印》等20多种出版。2001年,省人民政府授予“浙江省有突出贡献的老文艺家”称号。就是这样一位耄耋老人、著名书法篆刻家却为武阳春雨的文化建设做了巨大贡献。

  作为首个中国有机茶之乡,提起武义的特产,首先会让人想起茶叶,而提起武义的文化,无法不让人想起著名篆刻家、诗人叶一苇先生。我有幸与他相识,也缘于茶叶。

  2002年秋末,叶老因病与夫人从杭州回武义休养。而我正按照县政府要求,致力于“武阳春雨”茶品牌的推广。借助于武义茶叶先天独特的品质,多年来对茶叶加工技术的探索改进,以及对茶叶质量的常抓不懈和品牌的不断推广,“武阳春雨”茶品牌在市场上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渐渐为广大市民所喜爱,成为一个知名品牌。如何用文化之手雕琢“春雨”茶这块碧玉,使品牌再上一台阶,日渐成为我的一个心结。一个偶然的机会,和书法家林鸿聊起这件事,林鸿欣喜地告诉我:“你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武义有高人啊!”在林鸿的引荐下,我认识了叶老,令我意外和惊喜的是,叶老早已对武义的茶叶有所关注,也很喜欢武义的茶叶。不久,就有了武义茶叶第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咏武阳春雨茶》:一场春雨后,云雾遍山香。多少品茶客,开怀话武阳。

  震撼,是我读完这首诗的第一感觉。这琅琅上口的一首诗,是要经过多少人生的历练,才能洗去浮华,落得如此超凡脱俗,更是要有多少深厚的文学素养和艺术家与生俱来的灵气,才能妙手偶得。我欣喜若狂,脑海中一片片茶园和那杯中的茶叶,都在采茶姑娘的手里、在茶客们畅谈家乡的发展变化里鲜活灵动起来。对叶老的敬仰,也从心底里腾腾升起。

  以后的日子,便时常有了与叶老的接触。叶老经历了中国近代史上最为动荡的一个世纪,但幼承旧学,饱读诗书,更精于篆刻,为人却非常谦和,所谈论的内容既很随意也很广泛,有时会谈某方印章的构思,有时会谈某位书法家或篆刻家的建树,某种文化思想对后人的影响,有时也谈社会现象。而我常常与叶老说起的就是武义的茶叶,叶老总是仔细地听着,思考着,然后会有很多很好的建议和想法。2003年,武阳春雨茶艺馆筹建初,我苦思于茶馆标志,设计人员的一个个方案都被否决,一筹莫展之际,林鸿又提醒我,叶老知识广博,何不听听他的意见?我忐忑地和叶老说出我的想法。叶老略加思索,便在宣纸上用篆书写了“春雨”两字,形似一把古朴的茶壶,壶身上春雨点点。叶老说他刻过一枚印章“壶山捧出一壶春”,边款是1992年春节回家乡时写的一首诗:故乡山水倍相亲,灼灼桃花笑古津。我又归来饮熟水,壶山捧出一壶春。“你们武阳春雨茶艺馆就要把一壶壶精心制做的春雨茶捧给大家。”叶老说着,平和、静雅。不经意间,源远流长的茶文化精神“怡、和、真”,就在叶老的诗心创意里完美诠释。

春雨茶壶 印章.jpg

叶一苇春雨茶壶印章

  每年春天,我都将做好的新茶拿去叶老品尝。有一回,叶老凝视着透明玻璃杯中的六杯香茶,此时茶叶正舒展开来,飘飘洒洒地往下沉,然后婷婷地立在杯底。叶老说:“人生也如这茶叶一般,刚开始时会有一些浮气,以后随着时间推移,经过了很多砥砺和积累,就会慢慢沉淀下来……”叶老就是这样勤于思考,身边经常被我们忽略的场景和小事,都会成为他创作的好题材。墙角初开的一枝腊梅,农家新建的院落,熟水边马路上飞车而过的少女等等。就是聊起制茶,他也写过一首集句五言律诗:春云含嫩绿,篝火透微红。户遍松烟暖,村留谷雨濛。绿痕千叠皱,火候十分功。碾就香风溢,团成玉乳融。虽然这是集句,但如果没有博览群书,又怎么能把整个制茶过程呈现得这么完整并且韵味倍出?闲暇时,叶老也写过不少与茶有关的书法作品:“谈雨品茗”、“春茶”、“搜肠三碗”、“龙芽雀舌,雪浪雷芽”等等。

  对家乡茶叶的发展,叶老更是给予了莫大的关注,写过很多首有关家乡茶叶的诗,赞誉了郁清香茶、汤记高山茶、更香茶、九龙山茶等等。2004年,他还组织省之江诗社成员到武义来,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武阳春雨”茶诗会。通过诗会,全省知名诗人挥毫为武义茶叶抒写了许多优美的诗词。叶老更为这场盛会填了一首压轴词《如梦令•桃溪滩有机茶基地》:车出桃溪一望,误入绿涛香浪。迷眼雨濛濛,似听茶歌轻唱。飘荡,飘荡,心在蓬莱模样。读罢,令人暇想无限,仿佛在江南的烟雨中,走进了刚披新绿的茶园,氤氲在茶的芬芳里,是谁?把悠扬茶歌,轻轻传唱。“武阳春雨”茶就在这浓浓的文化气息里茁壮成长,短短几年间,荣获“中国国际茶博会金奖”、“浙江省名牌产品”、“浙江省十大名茶”等十多个奖项,产品深受消费者喜爱。

  叶老还曾以茶叶的品牌为题材,创作过多枚印章。如“春雨”,边款落着刘禹锡诗句:东边日头西边雨,道是无情亦有情。印面上一轮春日明媚和煦地照耀着,篆体雨字飘飘洒洒,仿佛万物在这阳光雨露里焕发出勃勃生机。还有“乡雨”,边款刻着:此中有宣莲。叶老说:“从右向左读是乡雨,从左向右读是宣莲,宣莲两字是写意的。”印面流畅,篆体“乡”字中间部分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莲,婷婷玉立,而雨字更是挥洒自如,酣畅淋漓。叶老曾作诗:阵阵飘乡雨,浑疑是雨香。忽然如梦觉,荷气袭衣裳。正是以这样的文学构思指导篆刻创作,叶老的作品总是形神兼俱,别有韵味,令人爱不释手。2011年,94岁高龄的叶老还为我刻了一方“陆羽一经”印章,勉励我以茶人陆羽为鉴,躬身实践,笃行不倦,博采茶家众长,以不负武义的好山好水,做好茶叶品牌,惠及千万茶农。

  2012年3月24日,叶老在家不慎摔倒后小腿骨折。入院后,叶老始终积极、乐观。6月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去探望叶老,病榻上的叶老精神尚好。当我问起叶老的身体状况时,叶老爽朗地笑着说:“我会好起来的,好了出院了,我还要给武义茶叶作宣传呢!”2013年2月,叶老入院近一年时,已是96岁高龄的叶老身体每况愈下。2月9日(除夕),我和林鸿去看他。清醒时,叶老记挂的依然是他未完成的书籍和篆刻创作,此情此景,令人唏嘘不已,叶老的为人,更是让人崇敬不止。如今,叶老已然驾鹤西去,但他的仙风道骨,已融进绵绵春雨里,滋润着万物,滋养着武义茶人,从此生生不息。

标签: 编辑:朱冬艳
手机版 | 电脑版 © 2019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