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茶事春秋 > 茶文

泉溪镇车苏村的茶亭,有生命的茶亭

2019-01-16 14:41:57 来源:武义县茶文化研究会

  早年,武义古道边散布着形态不一的凉亭,有的提供茶水,亦称茶亭。而泉溪镇车苏村的茶亭与众不同,可以说是武义古代茶亭文化的代表。

  车苏茶亭,门前古道原是泉溪通往郭洞、双坑等地的大路,亭中天天备有茶水,免费供过往行人解渴,人称茶亭。据说这座茶亭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后来,有位看管山林的人在此居住,衍发成村,村名亦称茶亭。

  车苏茶亭,是有生命的。尽管前些年它毁之于回禄,但依然活在附近一带人们的心中。试想在尺步遥途的年代,漫漫旅途中有一座可解渴、歇息,甚至过夜的公益场所,是多么的重要,多么不可缺少。八百年来,车苏茶亭究竟让多少人在口干舌燥时得以滋润,在疲惫不堪时得以充养,在雷雨黑夜中得以庇护,已经无法统计。它无须回报,而人们忘不了它。

  车苏茶亭的生命,还来自于它得天独厚的美境、丰厚深远的人文。

  茶亭前面,巍立着著名的金柱山,土名仰天饭甑,山呈“金”字形,像一座绿色的金字塔。山麓原有一座金柱寺,始建于后晋开运二年(945),温州义照和尚来武,与明招寺的德谦禅师同创。北宋大中祥符二年(1009),改名宝岩寺。清代康熙、嘉庆年间曾多次重修。

  寺东有瀑布从30米高的悬崖飞泻而下,状如珠帘,景观奇妙,为游览避暑胜地。南宋武义大儒巩丰,在瀑布前的北坡筑临水小亭,题名为“水帘亭”。金柱山下有龙门峡,环境幽美,巩丰常独自来此游览,曾慨然曰:“此可以止矣”。

  巩丰在金柱山筑起水帘亭后,邀约文友前去观瀑听泉,谈文作诗。吕祖谦、朱熹、陈亮受巩丰邀请,曾多次到水帘亭游览与讲学。于是,引出4位名儒的佳词:《江南序•游水帘亭》四阙和《归途咏》。淳熙二年(1175)七月,吕祖谦曾到金柱山水帘亭、茶亭居留。何德润在《武川文钞》“吕祖谦”小传中记“金柱山有水帘摩崖刻诗词”,如今依稀可辨。宋代武义籍建昌知军刘滂,墓在金柱山,俗呼侍郎坟。

  可以想见,这些厚重的文史,或许就是茶亭过客的谈资,或许因此顺道探古访幽,从而也就滋养了茶亭的生命。因此有人说,历史悠久的车苏茶亭,是南宋时期武义的七大名亭之一。

  人们记忆中的车苏茶亭,是金柱寺人士施行的善事之一,是车苏人友善好客的一个明证。亭坐北朝南,石木结构,长方形,占地30平方;正门朝南,3米宽;侧门朝西,1.5米宽;南边靠墙设有两块方木凳,正中左右两侧有石条凳,供人休息饮茶之用;北边正中摆几口大茶缸,亭后几间房子是烧茶人居住的,东侧是灶房,烧茶设备齐全。

  正门右侧的塘城角,有棵胸径80公分大的肥皂树,一棵胸径30公分大的柳树,即使是高温盛夏,有这两棵大树遮阴,亭内依然凉爽。正门前是碧水清清的茶亭塘,为茶亭锦上添花。路人坐在茶亭大门口,边喝茶边观鱼跃蝶飞,亭边树上喜鹊吱喳,倍感温暖惬意。

  再往前看就是金柱山、金柱寺,从前兴盛时,寺内有百多名和尚,颂经声、木鱼声交织一起,浩荡在山谷上空。在亭内喝茶休息,坐赏春花秋月,侧听晨钟暮鼓,倦意与忧愁自然飘然而去。

  遇上天气晴朗的早晨,直观金柱山顶,一片云雾遮盖;太阳当空,云雾散去,又有寺内焚香之烟、和尚烧水做饭的炊烟,直上笼罩于山巅,宛如饭甑上的腾腾热气,“仰天饭甑”之名或许由此而来。

  当年的茶亭,山色宜人行且止,风光伴我去回环。如今,金柱山恒在,水帘瀑布依旧悬飞,而老金柱寺只留遗址和古井,人们已在右首山上新建寺院。

  前面说的那位看管山林的人,来自郭洞村,名叫张舍忠。1933年春,他带着老婆和三子一女,背着铺盖和简单的劳动工具,来到茶亭定居。从此,这一家子成为名副其实的茶亭人,开始表达为过客服务的茶亭精神。

  张舍忠一家有过苦难经历,深知过路行人的艰辛。他们把路人视作亲人,一年365天,天天为路人烧供茶水,年复一年,年年如此。冬天供热茶,凉了,再烧,一天之内要烧多次;夏天,有凉茶、热茶,任人选用。

  张舍忠的儿子张子耀回忆说,自家种560把田,全家有分工,三个儿上午先挑水,再下田干活,娘整天烧茶。每担水120来斤,一天要消耗四五担水。用二尺八大铁锅烧水,放入茶叶,一天要用半来斤茶叶。茶水烧好后,装在大缸内,备十来个小毛竹做成的竹筒,让过路人勺喝。每年秋天稻谷、豆、麦收获后,是过路行人最多时,东皋、桐琴、永康一带的农户,天天来车苏砍柴,多的时候一天有400多人过往茶亭,有的还在茶亭内歇夜。

  子耀说:供应茶水是小事,遇上急病的过路人,还得给以煎草药、姜汤,给他们请医生。曾有个倪桥人,砍柴时中暑昏迷在地,别人把他背到茶亭内,我娘给他刮痧,很快得以康复。有个宣平来的人不幸过世在亭内,我家给他做棺材埋葬。

  茶亭这一家子为过路行人的服务,可谓有求必应。手脚刺破,给予包扎;草鞋扭坏了,给予换新;衣裤破了,给予缝补;肚子饿了,请他们吃饭……都说做一天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常年如此,他们一家真比雷锋还雷锋。

  有着800多年历史的车苏凉亭,1985年10月毁于一场路人引起的意外火灾,结束了它的物质生命。如今出行机车化,路亭已不甚需要,也就未再重建。茶亭村人说,古老的茶亭建筑虽然不在了,茶亭精神却生命永存,相信这笔不可多得的财富会一代代传下去。

标签: 编辑:朱冬艳
手机版 | 电脑版 © 2019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