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茶事春秋 > 茶文

人生多少茶中味

2019-01-16 14:39:24 来源:武义县茶文化研究会 高济敖

  在我小的时候,茶叶是十分金贵的待客必备物品。每年春天,母亲总要上山采摘一些茶叶,制作好后放进土罐里,再放到烟梁背上。所谓烟梁背,就是我家厨房锅台的灶顶,下面是灶口排烟的通道。土茶叶罐放在这里,常年保持干燥,绝对可以不用担心受潮。家里来了客人,母亲总要先给客人泡上一杯热茶,然后给客人烧上一碗面条,这样,既能让客人感受到主人的热情,又能免了主人拿不出菜的尴尬。母亲小心地从罐里拿出一些茶叶,又拿起热水瓶倒入开水,一股茶叶特有的香味便会很快地从杯子里飘散出来。当客人从母亲手里接过热气腾腾地茶杯,总要说一声“这茶真香!”

  那一年,大队里把东岙的茶叶地拿出来承包,承包期是五年。这块地地处偏远,离村有两里多崎岖不平的山路,手推车都不能推,到地里干活全靠双肩挑,新开的地土质不好,地里的茶叶苗在头两年刚刚栽种下,还很小,稀稀拉拉,正是处在抚育期,因此茶叶地承包款虽然不高,也还是没人来承包。母亲却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决定,把茶叶地给承包了过来,并制定了先间种赤豆黄豆培育地力,抚育好茶叶再采摘的计划。说干就干,一家人在父母的带领下,把茶叶地里丛生的杂草清理干净,又把一担担的猪栏肥翻山过岭地挑到茶叶地,并种下了赤豆和黄豆。古话说:种田莫种地,种地跳不及。地里的农活特别多,常常草和苗是一起长的,如果不及时锄草,地里的养份就会被野草抢去,农作物还会被野草吞没。当然母亲是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因此,她经常要到地里给禾苗锄草,锄了草还要给禾苗浇水、施肥,整天早出晚归。平常最重的活是挑栏肥,因此凡是挑栏肥都要一家人齐上阵。父亲或母亲打头阵,挑到地里往回走一段,挑空担就当歇气,到山上半路时遇到第二个人就接担,这样一个人只要挑半路,就大家都省力一些。每次挑肥,汗水总要把衣裳湿透几遍,山岗上一丝微风吹过,都会让人觉得肩上的担子轻松很多。辛勤的劳动换来了丰硕的成果,那年秋天,我家种下的豆子获得了大丰收,加上豆的价格也比较高,卖豆子得的钱就够交五年的承包款。而经过一年的精心培育,茶叶苗变得很是茁壮,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茶园。冬天来临之前,母亲最后整理了一遍茶园,沿茶叶根部开出一条土沟,给茶叶上了过冬肥。第二年春天,茶园里冒出了嫩绿的芽尖尖,整整齐齐的,十分喜人。当一场绵绵春雨飘起的时候,母亲开始了头茶的采摘。从此父亲和母亲更忙了,他们不仅要管理和采摘茶叶,还要继续间种赤豆和黄豆,经常要忙到月亮上山,还吃不上饭。新采摘的新鲜茶叶是不能过夜的,由于村里没有制茶厂,父母忙完地里的活后,匆忙吃几口饭,要连夜把茶叶送到离村七里远的荷叶塘村去加工,等到回家歇息就已是半夜了。记得那年夏天,父母趁着月色到荷叶塘村去加工茶叶,听到路旁边的水沟里有响声,父亲放下手推车,上前一看,竟然是一只大甲鱼,拿回家一称,竟然有二斤多重。邻居过来观看,说是大补之物。父母虽然长期劳累,人变黑瘦,但也舍不得吃,放缸养了两天,就拿到县城卖掉了。

  五年之后,我家的茶园承包到期,别的村民以较高的价格承包走了那片长势良好的茶叶。再后来,我也考上大学参加了工作,离开了农村。但每年春天,母亲还是要上山采些茶叶,并手工制作烘干,等我回家的时候让我带上,她说自己采的茶最安全最卫生,而且都是清明谷雨前茶,是最好的。我知道,比起那些名茶,母亲做的茶并不精致,口味亦无特殊,但这蕴含着母爱的茶是世上任何佳茗都无法可比的茶中珍品。


标签: 编辑:朱冬艳
手机版 | 电脑版 © 2019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