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茶和天下 > 茶闻天下 > 茶事 正文
一小壶,一口茶

作者

来源:

华西都市报

2018年06月02日 20:21:41

0

分享到

  50年,半个世纪。时间带走了一切,在这个白白的小茶壶上留下了印记,也留下了外公的所有印记,让我用心去感受。

  小白壶仍如当年一样洁净,却没了小把手。那残缺的一小块,得用满满的回忆去填充。

  黎明已悄然开始,鸡鸣已慢慢响起,外公悄然入睡。第一缕晨曦洒下,第一只小鸟飞翔,外公已然睁眼。

  醒来,一切依旧。没有休息,有的,只是无休止的工作。陪伴外公的,始终是那小茶壶。

  在我的记忆里,外公是能治伤的好医生。一次回家过年,起床后才收拾好,看见外公坐在院子的长椅上,面前有一个小腿被严重烧伤的小弟弟。

  外公的左边,是一系列的药,还有小镊子,小钳子等。看着外公娴熟的动作,我虽然从未知晓其意,但也还是记得一二:

  先拿起镊子夹上棉花,沾上一点不知名的液体,在病人的伤口处像画画一样;再慢慢地用小剪刀将伤口附近腐烂的东西处理掉,同时,用旁边已有的一盆清水给病人清洗;再将一种红色的粉末状药,在伤口处均匀涂抹。

  这一步完成后,外公处理得也差不多了。茶壶,被外公用手颤颤巍巍地拿起来,颤颤巍巍地倒入一个杯子中,再颤颤巍巍地将杯子端到嘴前,良久,杯子又被颤颤巍巍的手放回到长椅上。

  外公进屋,坐在沙发休息,把茶壶放在院子中的小桌子上。我走到小桌子边,好奇地拿起,将它凑近鼻子,想闻一闻是什么香味让外公如此陶醉。

  “嗯,香!”我闻了一下后,不禁小声地赞叹。那是淡淡的,充满了清香之气,也带一丝甜味,令我至今回味。

  在妈妈的记忆里,外公是深夜劳作的好草匠。妈妈说,她小时候,外公还会编草筐。编制好后,可以卖出用来补贴家用。

  白天有很多病人来治伤,外公忙碌一天后,晚上仍有许多事情。妈妈小时候有时半夜醒来时,会看见外公坐在暗灯下,手在来回快速灵活地穿梭,时不时拿起小茶壶喝上一两口。

  妈妈说,那时外公是稳稳地拿着的。那时的每一个夜晚,外公背对着卧房,朝向大门,在夜晚的一盏暗灯下守护着这个家,担起这个家的责任。

  我曾问过外公喝的茶的味道,外公的回答却是“很苦”。但我闻到的明明是一股清香啊,外公笑道:“是哦,你闻到的是白天喝的茶呦,自然是好的;但深夜需得浓茶,虽苦,却也提神。”

  我也曾问过外公为什么不换一个茶壶,外公说:“习惯了。”也应该习惯了,这茶壶伴外公50年左右,不仅是一个茶壶,更多的是有着外公的那股坚忍劲儿。

  外公虽已年过古稀,但只要还能做的,他就一直坚持着做,从不停歇。

分享:

0
相关新闻

加盟合作

  • 广告业务
  •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加盟合作

茶和天下电话:0571-85310960

茶和天下传真:0571-85195207

官方邮箱:info@txcha.com.cn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浙B2-20080242-81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网版权所有

www.txcha.com.cn www.茶和天下.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ZJOL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