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茶和天下 > 文化 > 诗文 正文
蔡襄与《茶录》

作者

林庚

来源:

茶博览

2018年05月31日 16:04:19

0

分享到

  北宋一代名臣蔡襄,不仅是政治家、文学家、书法家,而且也是茶学家。他为官清正,以民为本,注意发展当地经济,为福建茶业及茶文化的发展作出了一定贡献。他在福建转运使任上仅两年时间,但这短短时间却使他以开明革新的姿态进入了中华茶史,而奠定他茶史地位的《茶录》一文在1052年诞生。《茶录》是《茶经》后又一部重要的茶叶专著,

  宋仁宗皇帝对蔡襄在福州任上的善政时有所闻,深为满意,才两年三个月,不满一任,就升蔡襄担任福建路转运使。转运使又称漕使,主管本路各州、府财政收入,兼管边防,刑狱及考察地方官吏和民情,职权较大。蔡襄在这一位置上作出了许多成绩。其中最重要的是发展了福建的茶业和中国茶文化。

  蔡襄为发展福建茶叶,增加福建地方财税收入,亲自负责福建贡茶的监制。福建北苑建茶驰名于唐末,五代王审知闽国时已成为贡茶,闽国亡后归南唐,南唐派专职官员建龙焙制作“龙茶”,北宋丁谓为福建路转运使时,注意制茶枝术的改进,所制“大龙团”饼茶誉满京华,号为珍品。官办北苑御园在建瓯县凤凰山一带,虽然那里山高水寒、浓雾缭绕、湿气很重,蔡襄为了监制贡茶,亲自入山,朝夕与茶农、茶师相处,探询其载培,采摘,焙制、烹试技术,蔡襄任职期间改易大团茶制作工艺,研制了“小龙团”茶,选取茶树上顶尖嫩叶采下,水浸后剥去包叶,用中间叶心精制成茶,质量精绝,成为茶中极品,开创了福建茶叶发展的新高度。得到了宋仁宗的称赏,也为自己赢得了极大的声誉。熊蕃《宣和北苑贡茶录》记载,“庆历中,蔡君谟将漕,创造小龙团以进,被旨仍岁贡之。自小团出,而龙凤遂为次矣。”何孟春《馀冬序录摘抄内外篇》卷5云,国初建宁所进,必碾而揉之,压以银板,为大小龙团,如蔡君谟所贡茶例。太祖以重劳民力,罢造龙团,移诏各处,采芽以进。(转引自朱自振《中国茶酒文化史》。宋徽宗在品尝了福建“小龙团”茶后,在《大观茶论》里称北苑“龙图凤饼,名冠天下”,“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咸造其极。”宋人王辟之《渑水燕谈录》云:“惟郊礼致斋之夕,两府各四人共赐一饼,宫人翦金为龙凤花贴其上,八人分蓄之,以为奇玩,不敢自试,有嘉宾出而传玩。”欧阳修《归田录》卷二载:该茶“凡二十饼重一斤,其价值金二两”,可见龙凤团茶之珍贵。

  宋代的龙凤团茶,有“始于丁谓,成于蔡襄”之说。制小龙凤团茶是蔡襄在茶叶采造上物一个创举,当时赞美之声不绝。宋人王辟之在《渑水燕谈录》中说道:“建茶盛于江南,近岁制作尤精,龙凤团茶最为上品,一斤八饼。庆历中,蔡襄为福建转运使,始造小团以充岁贡,一斤二十饼,可谓上品龙茶者也。仁宗尤所珍惜。虽宰臣未尝辄试。惟郊礼致斋之夕,两府各四人共赐一饼,宫人翦金为龙凤花贴其上,八人分蓄之,以为奇玩,不敢自试,有嘉宾出而传玩。”可见,当时小龙团茶朝廷视为珍品,达官显贵也不可多得。熊蕃有《御苑采茶歌》云:“外台庆历有仙官,龙凤才闻制小团。争得似金模雨璧,春风第一荐宸餐。”这位庆历年间的“仙官”即指蔡襄。宋人彭乘著的笔记《墨客挥塵》,其中有两则记载蔡襄的品茶小故事,详尽介绍蔡襄品茶的技巧和品味,说明蔡襄品茶已经达到“独步当世的功夫”。

  蔡襄还是著名的制茶和品茶专家,得以提炼出《茶录》。庆历八年,丁父忧,君谟解职离任。1052年,《茶录》诞生。《茶录》是蔡襄于宋代治平元年(1051)给皇帝进的书表,蔡襄用小楷写《茶录》给宋仁宗皇帝,并为皇帝收藏。《茶录》虽仅千言,却很有名。分上下两篇,上篇论茶,下篇论茶器,并篇前有序,篇末有后序。上篇论茶,从色、味、藏茶、灸茶、罗茶、碾茶、罗茶、候茶、熁盏、点茶写出品茶、评茶和茶叶的品质。下篇论茶器,介绍制茶及其制茶的茶焙、茶笼、茶椎、茶铃、茶碾、茶罗、茶盏、茶匙、茶瓶等。《茶录》是第一部研究和推广福建茶叶的专著,《武夷志》记载:“武夷喊山台,在四曲御茶园中。制茶为贡自宋蔡襄始。”蔡襄创小龙凤团茶,著《茶录》,第一次推出福建茶叶,使福建茶叶进入贡茶,以开明创新的积极姿态进入中国茶史,推动了宋代茶业的发展,为福建的茶叶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在“茶论”中,对茶的色、香、味和藏茶、炙茶、碾茶、罗茶、候汤、盏、点茶作了精到而简洁的论述;在“论器”中,对制茶用器和烹茶用具的选择使用,均有独到的见解。《茶录》对福建茶具也详实研究,如建盏“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凸显地方特色。《茶录》作为宋代茶文化的名著,后来被译成英文、法文,传播国外。

  蔡襄是一位著名的茶叶鉴别专家,不仅精于制茶、精于品茶,首创斗茶文化。《茶录》还介绍斗茶规则,“视其面色鲜白,着盏无水痕为绝佳,建安斗试,以水痕先者为负,耐久者为胜。”《墨客挥麈》对蔡襄品茶、斗茶水平做了介绍:建安能仁院有一种茶叶,庙中和尚制得“石岩白”茶八饼,特送四饼请蔡品尝,另四饼送给京师王禹,一年后蔡在王禹家品茶,捧起茶瓯一闻,竟能闻出这是“石岩白”。同书还有故事一则,说福唐蔡叶丞请蔡襄饮小龙团,蔡襄品了茶说:“你说请我喝小龙团,为何掺入了大龙团?”主人大吃一惊,叫来泡茶小童一问,才知本来碾好小龙团,够两人喝,刚才又到一客,来不及再碾,就掺了一些碾好的大龙团,主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蔡襄在《茶录》中说:“善别茶者,正如相工之瞟人气色也隐然察之于内。”他神鉴建安名茶石岩白,一直为茶界传为美谈。彭乘《墨客挥犀》记:“建安能仁院有茶生石缝间,寺僧采造,得茶八饼,号石岩白,以四饼遗蔡襄,以四饼密遣人走京师,遗内翰禹玉。岁余,蔡襄被召还阙,访禹玉。禹玉命子弟于茶笥中选取茶之精品者,碾待蔡襄。蔡襄捧瓯未尝,辄曰:‘此茶极似能仁石岩白,公何从得之?’禹玉未信,索茶贴验之,乃服。”

  刘克庄云:“余所见《茶录》凡数本,暮年乃见绢本,岂公自喜此作,亦如右军之于《禊帖》屡书不一乎?”可惜墨迹均不存,现在我们所能见到的即为蔡襄晚年重书付刻本和其他翻刻本。君谟正定之本应为宋蝉翅拓本,此时距《茶录》完稿十三年之久,距他去世(宋英宗治平四年,即1067年)仅四年,可谓人书俱老,所以论《茶录》书艺当取“宋蝉翅拓本”,其余翻刻本可存而不论。宋蝉翅拓本为经折装,计八开半,每半开高21.8厘米,宽11.9厘米。现仅存序、上篇论茶及下篇论茶器中的“茶焙”、“茶笼”、“砧椎”、“茶钤”、“茶碾”等部分,凡82行,共774字。缺“茶罗”、“茶盏”、“茶匙”、“汤瓶”、“后序”五部分,及“方孚若家藏刘克庄观”九字题款。

  作为书法家的蔡襄,每次挥毫作书必以茶为伴。欧阳修深知蔡襄嗜茶爱茶,在请蔡襄为他书《集古录目序》刻石时,以大小龙团及惠山泉水作为“润笔”。蔡襄得而大为喜悦,笑称是“太清而不俗”。蔡襄年老因病忌茶时,仍“烹而玩之”,茶不离手。老病中他万事皆忘,惟有茶不能忘,正所谓“衰病万缘皆绝虑,甘香一事未忘情”。

  苏轼认为蔡襄制小龙团是劳民伤财,为讨好君王,写诗有:“君不见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丁谓)后蔡相宠加。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等句,应当是一大偏见,茶业税入在北宋成为朝廷财政的大项之一,王安石、蔡京先后建立茶法并为后世相传,茶文化今流行于中国、日本、东南亚,中国茶叶出口到世界各地,茶文化也随之广泛传播,已成为全球性的文化遗产。

分享:

0
相关新闻

加盟合作

  • 广告业务
  •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加盟合作

茶和天下电话:0571-85310960

茶和天下传真:0571-85195207

官方邮箱:info@txcha.com.cn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浙B2-20080242-81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网版权所有

www.txcha.com.cn www.茶和天下.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ZJOL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