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茶和天下 > 茶闻天下 > 茶事 正文
3个女茶人的故事,也是龙井村30年之变

作者

钟玮

来源:

浙江在线

2018年03月29日 20:12:13

0

分享到

大人们将远处的茶山指给小家伙看,小家伙咿咿呀呀,不知回了句什么……

扫描AR图片,品味30年茶缘。

辛苦一天后,徐家人与采茶工同桌吃饭。

种、采、炒、泡,“苦尽甘来”。

清明将至,龙井村又迎来了每年最忙的时候。为了一口正宗的明前龙井,茶客纷至沓来。

  3月27日,天气是真照应,走在龙井村的村道上,不时能听见茶庄主人招徕生意:“老板,茶叶买点去?”

  龙井村275号,是徐家的茶庄,徐家人祖祖辈辈都靠着茶叶吃饭,我们要找的人就在徐家茶庄里。

  缘起“我一看,采茶工就是她了”

  刘香兰,48岁,衢州常山人。从她第一次走进徐家大门至今,刚好30年。

  徐家老太太叫王元成,今年77岁,1960年从桐庐嫁到了龙井村。30年前,就是她把刘香兰找来帮工的。

  王元成刚嫁到龙井村时,村里的茶田还是由集体组织生产经营的。1984年,龙井村开始包产到户,徐家人有了自己的茶园,采来的茶叶也得自己想法子卖出去。然而,那时候的龙井茶没这么好卖,老一辈茶农都得挑着担子,翻山越岭到城区做买卖。“有一年,我和邻居挑着茶叶,先走了一个半小时到三台山,找到一个专门收茶叶的人,那个人出价38元钱一斤。那是特级茶啊,我们肯定不卖的。”王元成回忆,她和邻居又挑起担子,穿着草鞋走了两个小时到清波门,连鞋都走破了,“结果清波门那里只肯出37元钱一斤,我心里那个苦啊,再不甘心也只能卖掉了……”

  后来茶叶的销路慢慢有了起色,徐家开始到处找采茶工。那时候没有网络招聘,王元成就自己跑出去找人。1988年,王元成在城站第一次见到刘香兰——18岁的大姑娘,梳着大辫子,背着一个蛇皮袋,穿着一双草鞋。“我一看,采茶工就是她了。”王元成说,当时她就上去问刘香兰,“姑娘,去不去采茶叶?”

  刘香兰真的跟王元成走了。坐公交车到龙井村口,刘香兰拖着行李,走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那是刘香兰第一次到杭州,当时她眼里的龙井村都是矮旧房子,村道只够过几辆自行车,跟老家常山没啥两样。“路上的人穿得也不好,是茶农还是采茶工,我分不出来。”刘香兰说,那时她的工钱是每天5元,吃住东家包了。

  就在差不多时间,徐家又多了一个女人——王元成的二儿子徐身年结婚,郑建弟嫁了过来。

  剧变“30年,龙井村在变,她看到了”

  刘香兰没想过,会和徐家结缘这么深。“她到我们家30年,30年,龙井村在变,她看到了。”王元成说。

  1996年,刘香兰结婚生子,回老家带了7年小孩。2003年,她又回到徐家帮忙。2005年,龙井村作为西湖龙井茶文化休闲景区的核心“景中村”区块,进行了“拆违清障、显山露水”的集中整治。2006年,刘香兰再进龙井村时,村里已经大变样了——房子改成白墙黑瓦,村道更宽更平了。徐家老宅拆了,重建了一幢两层半的别墅,石材干挂,有院子、有露台,气派了不少。徐家的茶叶生意依旧不错,东家徐身年忙得不可开交。也就在那年,不少茶农开起了茶室、饭庄,机器炒茶时兴起来了。

  2008年,徐家遭逢大变,徐身年早逝,郑建弟不得不挑起茶庄的担子。2009年,回来帮忙的刘香兰得知东家男人没了,不好说什么,心里替郑建弟叫苦。“那一年,她特别苦,一家人要忙到凌晨两三点。她女儿刚上高中,她也没空去管。”刘香兰说,那时候,她经常看见郑建弟独自站在院子里,对着对面的山掉眼泪,因为徐身年就葬在山上,“帮得到的我一定要帮,但这事情我没办法……”

  徐家人的日子还得照常过,刘香兰也会在采茶季照常来帮忙。2014年,龙井村又经历了一次集中整改,村里房屋的外立面做了一次彻底翻新。那年,杭州旅游总人数首次破亿,达到1.0933亿人次,旅游总收入达到1886.3亿元。之后几年,杭州旅游经济持续发展,拥有名景、名茶的龙井村里,茶客、游人越来越多。

  去年茶忙时,刘香兰进龙井村花了近半小时,因为来买茶、游玩的车队从村口一直排到龙井路上,茶农们都在村道上忙着招呼客人。“我拍了张照片,发给也在杭州打工的儿子,让他有空来玩玩。”刘香兰说,“顺便也看看我。”

  情分“种茶的人家不好,是留不住她们的”

  刘香兰起床很早,清晨6点半,她吃完早饭就往狮峰山赶——徐家最高的茶园在那里,上去得爬半个多小时的山。

  上周气温忽高忽低,有一天气温骤降,还下着雨,刘香兰采茶时受凉感冒了,但她也没停下手里的活。郑建弟把这事挂在心上,近些日子,她每天都叮嘱刘香兰要按时吃药。

  今年,刘香兰帮徐家找来7名采茶工,都是她老家的乡亲。一天下来,大伙儿采回两三公斤茶叶,放在筛子上摊开,等茶叶干一点,再交给炒茶工,边炒边挑,接着挥锅,将茶叶彻底烘干,最后分装。

  “说说简单,其实光炒茶就要炒好几道,一锅只能炒三四两,没四五个钟头出不来。一天的茶叶全部炒完,你算算要多少时间?”50岁的郑建弟如今已是茶行老手,她挑了几片茶叶,对新来的采茶工说,“这种叶子发红的不要摘了,一炒就黑,卖相不好。”

  郑建弟抓着茶叶慢慢摊到筛子上,嘴里称赞着刘香兰:“这30年,香兰除了带孩子那几年,都在我们这里做,找这么个人真不容易。”

  刘香兰在一旁帮忙,浅笑着说了一句:“呶,你女儿都嫁人了,你都当外婆了……”

  这么多年了,刘香兰有没有想过换个东家?“东家待我好,我肯定要留下来的。”她说。

  徐家怎么个好法?“什么都好,什么都好……”刘香兰难为情地笑笑,不肯细说。

  “其实都是相互的,不能因为我们出钱请她们干活,就对她们苛刻。种茶的人家不好,是留不住她们的。”郑建弟指指刘香兰,“现在我们家,她也是管事的了,刚刚还在嫌弃我,说我装茶叶的包装箱大了……”

  去年,刘香兰每天的工钱涨到了120元,按照郑建弟的习惯,今年她的工钱还会涨。

  闲话“外面挣钱不容易,哪有娘家好啊”

  往年,刘香兰帮忙采完茶便要回老家打理自家种的胡柚。今年,她不打算回去了,因为郑建弟有了外孙,她答应帮东家带带孩子。

  说起结婚生子,王元成记得,上世纪80年代,徐身年去当兵了,她愁得不得了。“我跟儿子说,在部队里好不好想办法帮我卖点茶叶,再过几年你要讨老婆了,家里就这么两间平房,哪个姑娘肯嫁过来吃苦?”老太太笑着说,“现在啊,村里的小伙子讨老婆就轻松了。去年,我的小孙子给大孙子当伴郎,喜酒当中认识了一个姑娘。现在两个人在谈,好不好我不知道,反正现在年轻人跟以前不一样了……”

  郑建弟说,现在村里基本找不到年纪稍大的单身小伙子,倒是外嫁女儿的人家会担心事,“姑娘嫁出去了,还是想回娘家挣钱,外面挣钱不容易,哪有娘家好啊……”

  村里好,因为龙井茶一直走俏。村里各家茶庄门前,物流运输车早就停好了,只等新茶包装填单,物流小哥一脚油门就直奔客户那里。30年前王元成挑担下山叫卖的情形,已成遥远的记忆。

  前些天,一支无人机编队来到龙井村,往返于狮峰山与龙井村,将新采的茶叶送到茶农手中。村里茶农算过,这种新的物流方式,可以让头茶提前至少两小时上市。

  无人机作业那天,王元成正好在山上,当时她不明白这是在干什么,嘟囔道:“什么东西啊?飞来飞去的,烦都烦死了。”孙女小徐和她解释,那是无人机,山上的茶叶几分钟就送下来了。老太太一听,连声说好。

  我们临走时,一批上海客人赶到徐家茶庄。带头的客人姓王,和已故的徐身年同龄,年轻时便与徐身年成了朋友。后来,王先生开了饭店,每年都向徐家订茶叶。直到现在,他还是每年春天亲自赶到龙井村,看看故友一家。

  “现在物流这么发达,我完全可以打电话订茶叶,让她们寄过来。”王先生顿了顿,“但是,每年茶忙的时候我都会来,这就像个解不开的情结……”

  太阳不错,郑建弟的外孙被妈妈抱着,到露台上透透气。大人们将远处的茶山指给小家伙看,小家伙咿咿呀呀,不知回了句什么……

分享:

0
相关新闻

加盟合作

  • 广告业务
  •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加盟合作

茶和天下电话:0571-85310960

茶和天下传真:0571-85195207

官方邮箱:info@txcha.com.cn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浙B2-20080242-81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网版权所有

www.txcha.com.cn www.茶和天下.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ZJOL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