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茶和天下 > 茶闻天下 > 茶人 正文
李叔同:结社与雅集

作者

周重林 李乐

来源:

浙江在线

2017年09月01日 00:05:12

0

分享到

   李叔同(1880 -1942)完美诠释了如何去过像一杯清茶般的有意义的生活,过绚烂的生活也许很容易,把日子过得平淡反而需要用一生的时间去打磨。悲欣交集,既是自我认同,也是智慧的表达。

  1918年,一个杭州教师遁入空门,削发为僧,将一生剖为两半。从此,尘世的归于尘世,佛祖的归于佛祖。他的前半生,叫李叔同,后半生叫弘一法师。

   一世人生,两份精彩。在他那个时代,大概没有人比他做得更好。叫李叔同的前半生,他是走路都掉才华的牛人,叫弘一法师的后半生,他是精研律宗的慈悲僧人。李叔同的才华和成就,无数次被人提起,佛门高僧的修为也受到许多人推崇。在佛教界深孚众望的赵朴初评价他“无数珍奇耀世眼,一轮明月照天心”。今天,我们重点来说他与茶的故事。

李叔同

  天津茶业

  天津人爱喝茶,天津的茶业像其他行业一样,很繁荣。在李叔同出生前的1857年,后来名动津门、影响及至全国的茶叶铺“正兴德记”被正式命名。在全盛时期,每年销售茶叶330多万斤,利润20万元,成为天津茶业的一面旗帜。

  天津人有喝茉莉花茶的传统。正兴德记就严格把控花茶的质量,先用安徽六安茶、浙江毛峰茶及黄山和街源烘青进行原料拼配,按三三四的比例混合后,最后在冰心的家乡福州加花熏制。这样做出来的茶销量非常大,毛利在20%左右。正兴德记也卖红茶、龙井、普洱茶和乌龙茶。

  2014年天津茶博会期间,我们与当地朋友白阿姨、刘岱岳兄、刘氏昆仲(忠雄、忠杰)聊起茶叶市场。他们说,近几年福建茶在天津很受欢迎,而普洱茶才刚兴起。但从天津的传统来说,这些茶不过是又回到天津人的日常生活中罢了。

  名士赵元礼观察天津,说“七十二沽沽水阔,一般风味小江南”,他的前辈们说得更直接,“十里鱼盐新泽国,二分烟月小扬州”。渔盐之利给天津带来了巨大的繁荣。津门李家的财富积累与盐业息息相关。这样的人家,琴棋书画诗酒茶,自然不在话下。天津河北区的海河河畔有一条“粮店街”。昔年,粮店街是天津粮食的集散地。李家发迹后,买下河东粮店后街六十二号(新牌六十号)作居所。

  这是一个田字形的四合院。1880年,李叔同就出生在这里。其父李筱楼是进士,与张爱玲的外祖父李鸿章是同科举人(光绪二十七年,1847年),也是好友,曾做过吏部主事,后来辞官经商。李叔同出生时,父亲已经68岁,而母亲才20岁。他是李家活下来的第三个儿子,小名“三郎”。1897年,李叔同与俞氏小姐喜结连理。俞家住天津芥园庙附近的青龙胡同,也经营茶叶,实力虽不及“正兴德记”穆家,却也算得上当地名家。俞家在茶叶行当中,以守信著称,李叔同家里日常喝的西湖龙井,就是俞家的茶叶店按时供应的。

  1900年,一个德国士兵到粮店前街一家水铺要开水冲咖啡未果,引发了一场意外的冲突。1902年,天津海关道唐绍仪与奥国驻津副领事签订了《奥租界设立合同》十三条,包括李家所在地粮店后街等占地面积1030亩的区域划归奥匈帝国。徐凤文先生撰文回忆说“租界当局在东浮桥(今金汤桥)附近修建了领事馆,重修了与东浮桥连接的大马路,红牌有轨电车开通后奥租界大马路一带颇为繁华,沿大马路一线商店、戏院、茶园、菜市场、饭馆鳞次栉比。”2003年,李叔同旧居被拆除。后来,政府在海河边重新修建李叔同旧居纪念馆。馆内陈列着茶壶、茶盏、茶盘和青花盖碗。据说,李叔同年轻时,手书过一首茶诗: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这首诗的作者是唐人元稹,从诗的形式来说,人们常叫它宝塔诗。冰心曾经写过此类诗嘲笑老公吴文藻。李叔同自小就受到过很好的教育,研读中国传统诗词,并学会了算术和外文。17岁时,还跟随天津名士赵元礼学习过诗词,后来两人成为忘年交。李叔同得空就会上赵家读书学习,累了,两人就在一起促膝长谈,品茶论文。有良师指导,学业自然更上一层楼。这从李叔同留下的诗词,可以得到印证: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18岁那年,因时局动荡和家族内部原因,李叔同伴随母亲前往上海。李家有产业在上海,可以就近照顾。在上海,李叔同结识了很多朋友,与许幻园等人义结金兰,还考入蔡元培当校长的南洋公学继续深造。他的茶友中,还有大名鼎鼎的黄炎培。期间,李叔同写了一首咏山茶花的诗:

  瑟瑟寒风剪剪催,几枝花放水云隈。

  淡妆写出无双品,芳信传来第二回。

  春色鲜鲜胜似锦,粉痕艳艳瘦于梅。

  本来桃李羞同调,故向百花头上开。

  “天涯五友”之一的许幻园颇有资财,上海城南草堂便是他名下产业之一。李叔同陪伴母亲寄居上海的最后岁月,就是在这座豪宅中度过的。“五友”之一的张小楼有个女婿叫李公朴,后来被特务暗杀于昆明。愤怒的闻一多为他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也死于非命,给茶馆“莫谈国事”的警告标语染上了悲壮的色彩。1905年,李母病逝,李叔同东渡日本求学。期间专注于音乐、绘画和戏剧。他创办戏剧社,男扮女装,出演《茶花女》女主角玛格丽特。事后,李叔同写下《〈茶花女遗事〉演后感赋》:

  东邻有儿背佝偻,西邻有女犹含羞。

  蟪蛄宁识春与秋,金莲鞋子玉搔头。

  拆度众生成佛果,为现歌台说法身。

  孟旃不作吾道绝,中原滚地皆胡尘。

《茶花女》演出结束后,尚未卸妆的李叔同与同学合影留念

  李叔同出演茶花女是为了筹集善款,义不容辞,演出本身也展现了他极高的艺术修为,甚得当时日本戏剧界人士的称赞。事后赋诗,则大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慨,因为“中原滚地皆胡尘”,是指祖国正灾难深重。李叔同在日本时,还画过一幅水彩画,叫《山茶花》,并配有半阕《减字木兰花》:“回阑欲转,低弄双翅红晕浅。记得儿家,记得山茶一树花。”1911年,李叔同从日本回国,曾短暂回到天津出任教职,并于1912年春回到上海。期间,李叔同还不时喝番茶(日本绿茶),这是在日本留学期间养成的习惯。

 [1] [2] [3] 下一页

分享:

0
相关新闻

加盟合作

  • 广告业务
  •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加盟合作

茶和天下电话:0571-85310960

茶和天下传真:0571-85195207

官方邮箱:info@txcha.com.cn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浙B2-20080242-81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网版权所有

www.txcha.com.cn www.茶和天下.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ZJOL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