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嵊州市
出品:浙报集团浙江在线茶媒体中心
科技兴茶的未来筹划

  编者按: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茶博览》杂志独家刊登《世界茶乡看浙江》一文,引起广泛关注。10余年来,浙江茶产地突破种种发展过程中的问题,让“一片叶子,成就了一个产业,富裕了一方百姓”。5月18日,适逢首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在浙江召开,那么,让我们了解中国茶,从浙江开始;了解浙江,从一片茶叶开始。

    浙江在线51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丁晓琴 谢燕青)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

  嵊州古称剡,嵊州茶叶源于汉晋,名起唐代,宋时成为贡品。

  “我们的茶,香气馥郁,滋味醇厚,汤色清澈明亮。”4月22日,嵊州市市长陈玲芳在接受采访时,品一口嵊州春茶,忍不住如是评价。

  据说,这独一无二的茶香,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茶客,在上海城隍庙的“越乡龙井”专卖店,曾经就有外国游客专门找上门来闻香买茶。

  错失先机的越乡龙井

  嵊州目前茶叶面积18万亩,产量6000吨,是全国最大的龙井茶生产基地,同时也是全国最大的珠茶生产、加工、出口集散中心,全年加工出口达到6万多吨,占全国2/3。

  近几年,相对浙江其他几个茶乡此起彼伏的品牌宣传和市场活动,嵊州可以说是“低调”的。

  “我们对茶叶宣传得不够。”陈玲芳很坦率,“这个可惜了,下一步要加大力度。嵊州老百姓很勤快。我们21个乡镇,有8万农户从事茶叶生产,是农民主要的经营性收入。2016年,全市农业总产值60.5亿元,其中茶叶年产值占到了20多亿元。”

  她评价,嵊州生产茶叶有“三好”,一山水好,四面环山,地势以山地为主,300-800米的海拔,适合茶叶生长,生态环境优越,去年全市优良天气多达309天;二基础好,良种比例高,产业链发展完善;三品牌好,早在1998年,就以“越剧之乡”为龙井茶定名,创建了富有诗意和底蕴的“越乡龙井”品牌。

  但是,市场宣传和推广工作,输在了起跑线上。“越乡龙井”一开始由当地某企业运营,经过多年协调和努力,直到2008年政府才买回所有权,并将其作为区域公共品牌进行打造。

  这些年,通过提高品质、强化推介、规范管理,以“越乡+企业商标”即“母子商标”的形式对全市龙井茶品牌进行整合,实行统一品牌、统一标准、统一包装、统一标识、统一宣传、统一监管“六统一”的标准化管理模式。

  “2017年到2019年的三年,将是我们农业品牌建设和提升的三年。其中围绕茶叶,要提高品牌知名度,探索一条具有嵊州特色的品牌强农、品牌富农发展路子,让农民享受更多品牌红利。”陈玲芳说,嵊州计划通过三年时间努力,做大“越乡龙井”,争创中国驰名商标,力争品牌价值从现有的23.33亿元提升到30亿元。

    科技兴茶的未来筹划

  这几天,位于嵊州市三界镇茶园头村的山头上,工人们正在一垄垄红壤坡地上修整绿意连绵的茶园。

  19世纪30年代,当代茶圣吴觉农先生亲自选址这里,创办了浙江省茶叶改良场,并且有龙井茶生产。现在,这里是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嵊州茶叶综合实验基地,是全国茶叶的“实验车间”,今后将力争建设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茶叶种质资源库。

  在嵊州茶业的发展过程中,他们把目光远远地定格到“科技兴茶”。

  陈玲芳娓娓道来:“当时争取这个基地落户竞争非常激烈。作为中茶所建立的第一个研发中心,也是唯一的所外茶叶综合实验基地,最后落户嵊州,和吴觉农在三界镇的历史渊源有一定关系,更主要的是,嵊州有着良好的茶叶产业基础,茶叶品种多、品质高,非常适宜开展茶叶的科研工作;嵊州市政府高度重视、积极争取,免费提供340亩土地,并出资1000万元进行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双方于2011年签订协议,实验基地一期于2015年建成并开始投运。

  就在这个基地投入运行之际,2015年3月下旬,茶叶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宗懋一行在嵊州黄泽明山茶场,为“陈宗懋科研团队嵊州试验基地”落成揭牌。明山茶场就此成为国内首个茶叶农残控制、科学管理、降低茶叶生产与管理成本的院士级科研基地。

  陈玲芳认为,两大国家级研发基地驻扎嵊州,有利于嵊州茶产业占据科技高地。通过他们的科技示范和辐射带动,助推当地茶产业升级、助力农民增收致富。

  截至目前,中茶所嵊州基地已种植龙井43、中茶108、种茶102等茶树品种30多个,种植茶叶种质资源近1000个。“茶树新品种,会优先在嵊州进行推广。而茶树种下一般3年后才有收益,虽然目前经济效益还没显现,但结果可期。”她说,另外在陈宗懋科研团队的带领下,嵊州正大力开展茶叶无公害农药的试验和推广。

    解放人力的茶机研发

  说起科技兴茶之路,嵊州茶叶还有一绝——机械化。无论茶机研发、生产,还是茶机应用,都走在全国前列。

  “嵊州茶叶发展规模优势明显,但随着农村劳动力的日益短缺、茶叶产业化进程的加快,高强度、低效率的手工炒制技术,渐渐难以适应。”陈玲芳说,以问题为导向,这些年,嵊州的茶机生产企业不断攻关,相继研制出龙井茶采摘机械、加工机械、提香机械等。目前,全市有19家茶机企业通过省农机鉴定,年销售茶机5000台,居全省第一、全国前列。

  而机械化的过程,的确也让企业尝到甜头。像三界镇的华发茶业,去年花300万元购置了两台全自动出口茶包装机,只需要3-4人全程操控、跟踪,节省下60-70人的劳动力。

  从嵊州市区出发,沿着蜿蜒的乡间小道,驱车半小时,我们来到茶亭岗村。在过村公路两侧,聚集了21家名茶加工厂,自发形成了机械炒茶一条街。浙江嵊州民胜机械有限公司,是嵊州最早的三家名优茶机械制造企业之一,也是全省第一家申请全自动炒茶机国家专利的企业,就在这个村里。

  总经理李明昌的办公室里,放满了各项茶机专利证书,以及在比赛中获得的奖项荣誉。他说,现在外面在用的茶机,很多都是从嵊州销出去的。

  一组数字,或许可以佐证这个市这些年机器换人的进程。陈玲芳介绍:“2006年全市区制茶‘纯手工’约占1/3,‘机械+手工’约占有2/3;现在,‘纯机械’约占90%,‘机械+手工’约占10%。”

  陈玲芳坚信,茶叶产业提档升级,科技兴茶是关键。两个“大咖”级科研基地的肥沃土壤,一条以需求为导向形成的高自动化产业线,到底会滋养出“越乡龙井”怎样的明天?大家静候其变。

访谈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