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茶和天下 > 文化 > 书画 正文
宋代美学 领先世界一千年

作者

来源:

凤凰自媒体

2016年02月23日 10:10:46

0

分享到

  古代美学,到宋代达到最高,要求绝对单纯,就是圆、方、素色、质感的单纯。宋朝人用墨画画、烧单色釉瓷器。现在讲极简,宋朝就是最早的极简。

  马远画水

  ▼

  马远(1190-1279),南宋著名画家。在当时影响极大,有独步画院之誉,与李唐、刘松年、夏圭并称南宋四家,他的山水画成就最大,独树一帜,与夏圭齐名,并称“马夏”,成为绘画史上富有独创性的大画家。

  他继承并发展了李唐的画风,下笔严正,用雄奇简淡的笔法,水墨苍劲的大斧劈皴,以坚实、爽朗有力的浅染来描写江南雄伟壮丽的山川。善作平视或仰视的构图,用焦墨作树石,石皆方硬,危崖峭壁,水色交融。

  他风格独特,富有诗意:

  在构图方面,善于将复杂的景色进行高度的集中和概括,大胆取舍剪裁,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的局部,画面上留出大幅空白以突出景观。对他简洁有力的构图,称为“边角之景”,也叫“马半边”。

  画树石,用郑虔的淡彩法,又颇类似于巨然。画树干瘦硬为屈铁,但刚健中有柔和。笔法豪放而谨严,变化多而融和;

  画水,多描绘不同气候环境下江河湖海的运动状态,用各种轻重不同的笔法,把平远、迂回、盘旋、汹涌、激撞、跳跃,以及微风吹起的微波,月光反映的滟荡等水的动态,画得十分动人,奇幻多姿。

  越温柔,越强

  ▼

  画方面,范宽“谿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以前我随故宫的老师读书时,很“奢侈”的把这三张画挂在一起看,现在是不可能的,因为太珍贵。

  谿山行旅图

  “谿山行旅图”裡一座大山,人只是走在大山大水裡一个小小的存在,这是很了不起的天人合一观点,也是后来欧洲人谈的环保观念。宋朝人知道,人不能自大到认为可以征服宇宙,我们只是宇宙的过客,所以,用“行旅”,不是“旅行”。人要尊敬自然,要留下谦卑。

  范宽的大山中峰鼎立,是稳定、不动的。到神宗时想变法,就特别喜欢郭熙的画。因为郭熙画早春,代表变化、解冻,线条是流动轻鬆空灵的,构图出现S型,抓住刹那间光的变化,在云烟濛濛、有与无之间的美。

  早春图

  到李唐的“万壑松风”,山却像毛笔、手指一样细。那山峰像梦境,是非写实的山水,他从范宽的写实主义,转成浪漫主义,也是北宋跨越南宋的重要桥梁,他带动南宋画的留白、文人诗意。“万壑松风”是他总结北宋的一幅画。

  万壑松风(局部)

  至今宋的书法山水画仍是世界公认最高的品格和风格,美学影响力都没有消失。唐朝的美是大红大绿,到宋朝竟敢用墨来画画,但墨分五彩,墨比彩色还要高,淡雅反而更形成高贵。

  宋工笔小品

  宋朝歌颂梅花、枯木,他们含蓄内敛包容,尊重每个生命存在的意义价值,把缺陷变美,花很美,枯木也美,裂纹也可以构成美,鹧鸪斑、兔毫、窑变都是缺陷之美,美无所不在,就看你如何去发现!

  故宫第一任院长是宋徽宗

  ▼

  宋徽宗的书法

  我常说,故宫第一任院长是宋徽宗。一千年前他就有文物收藏的专业。他编了《宣和书谱》和《宣和画谱》,完整整理收藏的书法和绘画。

  宋徽宗的诗帖(穠芳依翠萼,焕烂一庭中,零露霑如醉,残霞照似融。丹青难下笔,造化独留功,舞蝶迷香径,翩翩逐晚风),会让你惊讶,一个帝王可以爱美到这种程度!

  宋徽宗输了帝国,却赢了美,他建立统治者的另一种品格,从不会蛮横粗暴,不炫耀权力和财富。宋有一种“柔的文化”,当时西夏辽金都比宋强,但宋比他们晚灭亡,南北宋三百多年,比唐朝的二百六十年还长。

  汝窑天青无纹水仙盆

  越简单,越难

  ▼

  宋是一个文明高峰。宋汝窑,是一千年了不起的大名牌!唐三彩都是花花绿绿的,但宋敢在花花绿绿中提出素朴风格。

  像水仙盆(汝窑天青无纹水仙盆,上图)做到那么素,雾面、亮都不亮,却很美,没有一点花边、没一点火气,完全不表现,这是很难的。就像我画画,还是希望别人看到后,觉得我的技巧很好,就做不到“不表现”。

  宋瓷冰裂纹

  全世界至今还在仿宋瓷。冰裂纹,本来是烧坏了,但宋人觉得裡面有种沧桑美,经历时间后,叫开片,他们用不同火温去烧出开片。本来是败笔、损坏却变成美,这是很特别的宋代美学。

  宋的版书,是全世界最珍贵的文化,我觉得它的排版印刷方式,是世界上最美的。在拍卖市场,宋版书是一页页卖的。十一世纪宋朝的活字排版印刷术,让当时的知识、教育普及,造就庶民文化。还影响到十五世纪德国古腾堡圣经(第一部用活字印刷术印刷的圣经)的印刷。

  寒食帖

  越困顿,越美

  宋的书法我会选苏东坡的寒食帖。他四十三岁因乌台诗狱被抓,写了一首绝命诗,请狱卒带给弟弟,经欧阳修等极力抢救,才下放黄州。黄州时期是苏东坡写赤壁赋、大江东去、念奴娇、寒食帖的年代,唯一留下的手稿是寒食帖。

  我二十几岁看到这作品时,觉得字颠颠倒倒的,有什麽好?那时我的老师说:“你将来就懂!”苏东坡年轻时,字写得很漂亮,寒食帖是在人生摔一大跤后出来的,此时的他就不在意美,而是写得很自然。别人说这字好丑,苏东坡自嘲这是“石压蛤蟆体”。

  这是人生最高境界,别人笑有何关系?因为我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很多东西必须在生命不同阶段去领悟,我四十几岁时看懂了寒食帖。现在我带学生去看寒食帖,他们和我当年一样,也说丑死了。

  宋徽宗的畫

  宋朝|中国文化“造极于赵宋之世”

  宋朝的历史地位,在很多教科书中给人的印象就是“积贫积弱”,彷彿这就是宋朝历史的全部。事实并非如此,陈寅恪先生曾言:中国文化“造极于赵宋之世”。其实,综观中国古代,没有一个朝代可以和宋代比民富、民乐。早在真宗朝宰相王旦就指出:“京城资产百万者至多,十万而上,比比皆是”。简单来讲:宋朝是一个马力强大的发动机,所谓的“积贫积弱”的印象,只是输出转化出了问题,而文化输出这一面却是历史最好的。

  宋朝|比当代更知道什麽是美,什麽是生活

  在唐代的贫眼所惊之华丽器物,在宋代已经百姓寻常之物。沉括在《梦溪笔谈》中说道:“唐人做富贵诗,多记其奉养器服之盛,内贫眼所惊耳。如贯休《富贵曲》云:‘刻成筝柱雁相挨。’此下里鬻弹者皆有之,何足道在?”。宋人嘲笑唐人贫眼没有见过世面,那是因为宋代民间财富比前代所取得的飞跃性进步。

  宋朝的文人除了读书、是学者之外,他还可以很悠閒,可以很潇洒,最重要的是他们有一种生活品味。海丰有一个爱收藏的朋友,经常会收集一些南宋的茶器和香器,海丰也见过一些,非常惊讶器皿的型和韵,感叹即使当代大师也难望其项背。

  宋朝|文人,心中有山水

  宋代的文人不仅擅长诗词歌赋,还精通绘画、音乐、书法,成就斐然,世所公认。

  宋朝的文人非常多,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苏东坡??,可以念出一大串,为什麽会有这麽多文人?他们为什麽在面对权利和财富时,可以不贪婪?

  因为他们心中有山水,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山水,他们很自信,他们知道自己的生命比权力和财富更高的价值所在。就连宋徽宗这样的皇帝,也认为心中的山水比权力更重要。

  宋朝|文人,追求生命的意义

  宋朝的文人很喜欢喝茶。茶就很简单,就是水加上植物的嫩芽,再加上最精美的瓷器,这些就够了,这就是他们生活的品味,他们不追求权力和财富,他们知道生命的意义在哪里。而那时候的雅集,是一个人展示自己品性和品行最好的场合。宋朝文人的品行和喜好,造就中国文化的顶峰之态,也为中国的美学贡献多多。

  -END-

分享:

0
相关新闻

加盟合作

  • 广告业务
  •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加盟合作

茶和天下电话:0571-85310960

茶和天下传真:0571-85195207

官方邮箱:info@txcha.com.cn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浙B2-20080242-81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茶和天下网版权所有

www.txcha.com.cn www.茶和天下.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ZJOL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944